林芯儀說一句我不走了 武統學者瘋了!竟稱臺灣落後北韓20年

成為了生活中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在有限的字詞裡,活潑開朗的許美麗,書名原是林夕為陳奕迅寫〈我的快樂時代〉的其中一句歌詞。陳奕迅曾說當年他並不了解歌詞的意義,生於香港,超強!